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教育新闻 >

爆炒群兴玩具:17名员工40亿市值

编辑:admin 日期:2022-09-15 16:41 分类:教育新闻 点击:
简介:昨日,公司股价小幅低开,在资金的激烈博弈之下,盘中一度翻红,随后这一苗头即被大量卖盘压制。尾盘股价急剧下挫,最终收报于6.55元/股,跌5.07%。 自7月底以来,群兴玩具(002575.SZ)这家位于汕头的多年老壳股,线日,公司股价突然启动上涨模式,当天一字

  昨日,公司股价小幅低开,在资金的激烈博弈之下,盘中一度翻红,随后这一苗头即被大量卖盘压制。尾盘股价急剧下挫,最终收报于6.55元/股,跌5.07%。

  自7月底以来,群兴玩具(002575.SZ)这家位于汕头的多年老壳股,线日,公司股价突然启动上涨模式,当天一字涨停。次日,依旧高开,盘中略有调整,亦一度涨停,当天收盘仍上涨超过9%。公司因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而进行内部核实,确认近期不存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等事项。

  经过8月1日的大幅调整之后,随后两个交易日,群兴玩具股价再度连续涨停,公司仍确认无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之后的几个交易日,公司股价震荡调整,8月12日、15日连续两个交易日,再度上演涨停戏码。这一次,公司进一步确认,无“借壳”、“重组”等相关计划,相关传闻并不属实。

  ,它位列“川酒六朵金花”,更是规模仅次于贵州茅台的“酱酒第二”。在老板汪俊林的带领下,郎酒在最近十多年间,曾三次冲击IPO均以失败收场。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6月,公司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冲击“酱酒第二股”。未曾想,十个月后,主动撤回申请,审查终止。

  群兴玩具和郎酒之间有无交集?市场传言是否有迹可循?其实,从群兴玩具的相关公告中,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虽然公司名称中还有“玩具”二字,但群兴玩具早已没有玩具业务。那他为什么不改名呢?答案很简单,实在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业务,活脱脱就是一个壳。

  突然,公司在2020年下半年,宣布涉足酒类销售业务,且是以酱香型白酒为突破口。公司销售的团购酒产品中,以郎酒的系列为最多。郎酒股份下属古蔺郎酒销售公司,在2021年,是群兴玩具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超过1800万元。

  资本市场真是无奇不有,就是群兴玩具这家壳公司,经最近一段时间的市场炒作之后,总市值已超过40亿元,更离谱的是,这家公司只有17名员工。

  看到这样的信息,不知道那些辛辛苦苦干工作、踏踏实实做业务的企业老板们作何感想。

  2020年,因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有上市公司资金,公司年营收不足1亿元,且扣非净利润亏损,公司年报披露之后即披星戴帽。直到2021年,公司扣非获得556.7万元微利,才得以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群兴玩具现在是混得很惨,可早些年,公司还可以算得上是国内玩具行业的龙头企业。中国玩具行业规模很大,但市场集中度低。群兴玩具在上市之前,每年能有四五个亿营收,几千万元净利润,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在原实际控制人林伟章、黄仕群的带领下,公司从2014年开始,多次筹划资产重组,涉及手游、核电等多个行业,但都以失败告终。

  这时,王叁寿出现了。2018年11月,群兴玩具原控股股东群兴投资,将所持上市公司20%股权,以7亿元对价,转让给王叁寿控制的成都星河等三家公司,同时,将剩余部分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成都星河,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成了王叁寿。

  接手这个摊子之前,王叁寿也给林伟章、黄仕群提出了苛刻的要求,不仅约定公司资产和负债,还明确拥有劳动关系的员工不超过26人。

  到了2019年,因为业务需要,公司期末员工数猛增至173人。随后两年,因子公司剥离、人员精简调整,公司人员急剧减少。

  资本市场曾对王叁寿接手群兴玩具表现出了极大的好感。在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消息公布后,公司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2019年2月,公司股价收获10.93元/股高价,总市值推高至60亿元以上。要知道,当时公司的员工也才十多个人。

  原控股股东群兴投资,在2019年-2020年间,通过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等方式,迅速清空所持上市公司18.39%股权,超过10亿元现金落袋为安。

  他1981年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没有读过大学。他最早发迹,是通过汉鼎盛世咨询公司,为IPO企业做财经公关服务。

  不知是何机缘,他突然跨界进入大数据行业,成立九次方大数据集团。据称,该公司是国内最早的大数据机构之一,主要从事官方数据应用服务、数据资产运营。

  早在2018年底,九次方就已完成了D轮融资,投前估值超过百亿。工商资料显示,九次方集团的股东阵营中,有博信基金、德同资本、安妮股份、享悦资本、信中利资本、建银国际等数十家机构。

  ,可事实并非如此。他给群兴玩具规划的,是科创服务型企业。最终落地的情况,却变成了自有物业租赁及创业园区运营服务+卖酒。不仅如此,王叁寿还将上市公司变成了自己的提款机。从2019年3月-2020年4月,群兴玩具以预付账款、投资款、股权转让款等为名,向25家公司及个人账户合计转账3.27亿元,这些资金最终都被王叁寿占用。

  事实上,九次方大数据集团可能也并非外界想象的那般美好。该公司2020年就被曝资金链断裂、员工欠薪。王叁寿更是20多次成为被执行人、数十次被限高,涉及总金额达8.67亿元。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