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汽车资讯 >

黑龙江黑老大陆宝义覆灭记

编辑:admin 日期:2022-08-30 19:02 分类:汽车资讯 点击:
简介:2006年12月20日晚上21点25分,在哈尔滨某洗浴中心309包房内,陆宝义、陆宝有、胡兆彬、胡锁义4个人在房间内来回的踱着步,他们在几天前带着30万元来省城办事,可却没有得手。 此时,老大陆宝义斩钉截铁地对手下三人下达了一个命令,只有一个字,逃,可就在4

  2006年12月20日晚上21点25分,在哈尔滨某洗浴中心309包房内,陆宝义、陆宝有、胡兆彬、胡锁义4个人在房间内来回的踱着步,他们在几天前带着30万元来省城办事,可却没有得手。

  此时,老大陆宝义斩钉截铁地对手下三人下达了一个命令,只有一个字,“逃”,可就在4人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他们被绥化市公安局和省武警总队的特警在洗浴中心1楼的大厅内团团围住,刹那间,4个人就被警察悉数摁倒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

  与此同时,黑龙江安达市进出该市的11个路口全部被施以铁桶式封闭,陆氏集团所有的成员以及他们所经营的桂林宫洗浴中心、九天歌厅等场所,全部被严密封控,400余名公安干警在安达市展开了专项抓捕活动,陆氏犯罪团伙80余名骨干成员悉数落网。

  “陆家哥几个全部被警察抓起来了”,这个消息在安达市不胫而走,一时间百姓们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为中央打黑除恶,整治腐败的决心和力度拍手称快。

  黑老大陆宝义在安达市被称为“教父”,他在安达市盘踞了20多年,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为何他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他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呢?

  陆宝义1957年7月出生在黑龙江安达市的一个偏僻农村,兄弟4人,陆宝义排名第二,小的时候家里非常的贫困,陆宝义听到最多的话就是“咱家穷,一定要省着点花”。

  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糖吃、有新衣服穿、有钱花,陆宝义心里非常地自卑,上学期间,同学们一直对他投来鄙夷的目光,这让小小年纪的陆宝义难以承受。

  由于陆宝义年纪太小,无法打工补贴家用,所以留在家里帮着父母做一些家务,等到他又长大了一些,他在城里一家物业公司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

  由于年龄太小,个子太矮,弱不禁风,很多同事都会故意刁难陆宝义,把一些脏活累活分派给他干,陆宝义虽然心里不爽,但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大家看到陆宝义比较好欺负,于是隔三差五就命令他干这干那。

  在忍耐了一年之后,陆宝义爆发了,他叫上了家里三个兄弟,把平时欺负他最狠的那个人狠狠地揍了一顿,威胁这个人给他下跪,向他求饶。

  这一次出气让陆宝义心里产生了被人顶礼膜拜的感觉,他觉得一定要让身边所有的人都惧怕他,正是这种想法彻底改变了陆宝义的一生。

  陆宝义随后在物业公司辞了职,和一帮地痞流氓混在了一起,俗话说,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陆宝义在物业公司受了欺负,他就要在物业公司站稳脚跟,他首先成立了陆义物业公司,招募了大批的彪形大汉,采取非法手段抢占各个小区的物业。

  如果有小区的物业不服从管理,那么轻则挨一顿拳打脚踢,重则陆宝义会绑架、威胁他们的家人安全,正是靠着这样的暴力手段,陆宝义很快控制了安达市855个小区的物业(占该市75%的物业),陆宝义由此成为安达市有名的黑老大。

  在控制了物业公司之后,陆宝义又想到另一个捞钱的方式,他成立了一个所谓的物业稽查队,由他大哥陆宝林任“纪检书记”,下面设立了八大处长,专门负责对物业管理中发现的私接水箱、水嘴、暖气片等行为强行罚款。

  陆宝义让这些队员到处去收取罚款,如果有谁家水电费交晚了,那么就要罚款2000,如果不交罚款,就会对其进行一系列的恐吓殴打。

  为了给居民“下套”陆宝义还会故意在冬天让暖气温度不达标,大多数的住户室内温度都在10度左右,各家各户都有怨言,可是却没有人敢吱声,向陆宝义讨要说法。

  有一次,一家美容院偷偷在店里装了几块暖气片,这个做法正中陆宝义下怀,他以“违规装了暖气片”为由,索要罚款5000元,美容院老板自然不想交这笔钱,于是陆宝义就带着一大帮人在美容院里挑逗起了服务员和顾客,顾客不敢上门,服务员不敢上班,老板无奈,只能认怂,乖乖交了罚款。

  多年以来,陆氏集团正是凭借着这些手段,欺行霸市巧取豪夺,很多住户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仅仅一年时间,陆宝义就非法敛财35.6万元,后来查明陆宝义对274户居民进行过罚款,金额达到40余万元。

  1993年,陆宝义又开设了陆氏旅馆和洗浴中心,他成立的桂林宫洗浴中心专门服务于上流阶层,在桂林宫内,会为每一位贵宾提前准备好一双带号码的拖鞋,只要穿着这双鞋,便能一路绿灯享受顶级服务,任何需求都能得到满足,更为重要的是在这里享受的服务100%的安全和私密,洗浴中心也由此赚的盆满钵满。

  陆宝义在这些生意稳定后,又开始经营起了赌场的生意,他经营的赌场由专人打理,那些客人往往输得血本无归,之后,赌场会有专人前去为其提供资金,赌客往往想要一举翻盘,所以都会借钱。

  陆宝义提供的借款其实是利滚利的高额贷,账单根本不是计算出来的,而是陆宝义随口喊出来了,他说多少就是多少,有一位叫孟某的人借了40万元,可三年还了200余万元后,一套价值500万元的房子又被陆宝义收走,最后陆宝义告诉他“你还欠我100多万”。

  很多大老板都曾被陆宝义威胁过,房产开发商孙某曾向陆宝义借过50万元现金,可后来还了本金后陆宝义还不算完,又让她继续还了400多万元,还把价值100万元的房子和60万元的债券给了陆宝义。

  陆宝义不光对有钱人狠毒,对穷人也不放过,2005年11月,谷某女儿得了癌症,没钱医治,不得已向陆宝义借了5万元,后来,谷某不仅还了7万元,还被强行过户了名下的房产,一家穷得都揭不开锅。

  陆宝义非常爱面子,走到哪里都得跟着一帮手下,坐在主座和别人谈生意,身后的那些人都必须笔直地站立,俨然电影中黑帮老大的场面。

  2001年,陆宝义带着属下李伟到安达市蔬菜公司,要求门卫张某放行先前扣押了他的一台货车,可由于没有领导批复,张某没有放行,陆宝义生气的说“我是陆宝义,你认不认识我?”

  张某稍一犹豫,李伟上前一脚踹断了他的肋骨,张某骨折医药费花了2万多元,但却害怕陆宝义报复,只能说是自己摔的。

  在安达百花园市场有一家骨里香熟食店,老板是一位浙江人,这个店的经济效益一直很好,后来,他的店铺被人无缘无故砸了4次,李某不得不请求陆宝义提供保护。

  一开始,李某拿了2万元找到陆宝义,陆宝义爱答不理地说,“我要这家店50%的干股”,陆宝义这样说,就是不想掏钱,直接入股,林某没有办法,只能咬牙答应,允许陆宝义入股。

  入股之后,陆宝义派出多名打手对百花园市场上与这家店有竞争关系的熟食店进行打压,这些店铺很快全部倒闭,陆宝义一举垄断了百花园市场的熟食市场。

  陆宝义属下企业总是逃税,他也不让这家熟食店交税,税务局下达了催缴单,没想到却惹怒了陆宝义,他带着手下气势汹汹来到税务局,进门就威胁“我是陆宝义,你认不认识我?”

  税务局的工作人员见到他非常害怕,于是便不敢再催费,陆宝义得意洋洋地说“到我开的店里收费,我多没面子啊”。

  陆氏集团所有企业都在拖欠各种税费,他的物业公司偷税额度高达517.9万元,拖欠的税费数额达到115.04万元,自来水公司的工作人员经常受到陆宝义的恐吓,桂林宫洗浴中心从来没有交过水费。

  更为夸张的是,陆宝义花钱走通了各种关系,就连警察抓捕他的竞争对手,都是由陆宝义带队指挥,审讯犯人时,他坐堂主审,判刑时,他不点头都不算数。

  面对陆宝义的所作所为,他的邻居陆春所看不下去,多次找到陆宝义劝说他,“你赶紧收手吧,这样下去会身败名裂的”可是陆宝义不但不听,反而看中了陆春和经营的化工厂。

  1998年3月,陆宝义的打手到化工厂闹事,临走时留下一句话,“我们老大看中你的化工厂,赶快倒出地方走人”。

  面对这种情况,陆春和绝不屈服,他说“我要举报陆宝义,我不信他能一手遮天”,6月13日,陆春和带着一摞举报材料一路从安达市告到绥化市,再到哈尔滨。

  最终在省委书记的过问下,绥化市和安达市不得不查办陆宝义,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司法机关并没有深究陆宝义的以往罪行,仅以妨碍公务和非法拘禁两项罪名判处陆宝义两年半有期徒刑,后来陆宝义花了钱,只关押一年多就被放了出来。

  出狱之后的陆宝义对陆春和恨之入骨,为其拼凑了4条罪状,2002年8月16日,正在秦皇岛市散步的陆春和遇到了两名警察,陆宝义就站在警察旁边,为陆春和递上了手铐。

  在囚车上,陆宝义对陆春和进行了殴打,一直打到了哈尔滨,到了安达市后,陆宝义把陆春和关到了商贸城小区,那里正是陆宝义当年被抓走的地方,陆宝义在小区里面喊道“我把真正的诈骗犯陆春和抓回来了,你们看,这就是诬告我陆宝义的下场”。

  此时,扣在陆春和头上有四顶帽子:重复出售福顺楼获赃款12.7万元,诈骗萧山市210万元,将化工厂占为己有,做假账。陆春和妻子得知消息后气得全身发抖,没想到当年陆宝义头上的罪名竟然全部被扣到陆春和头上,面对这种诬告,陆春和没有放弃,他一直喊冤,可陆宝义却对陆春和说,“你告也没有用,以后我来审讯你,如果我不在场,谁也不能单独审讯你”

  陆宝义曾带着30万元拜访检察院的宋某,宋某收了钱承诺“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每次宋某去提审时,陆宝义都要跟着,隔着铁栅栏,陆春和看到了陆宝义,他问宋某,“警察审讯我是陆宝义领着,怎么你们办案陆宝义也要参与?”,宋某一时无语,陆宝义却喊道“你不在笔录上签字,就在这里呆一辈子,别想出去,憋死你”。

  这样相持了4个多小时,最终陆春和被逼无奈,颤抖着手在笔录上签了字,这起案件随后转到绥化市检察院,而检察官张某也被陆宝义买通,又逼着陆春和摁了手印。

  后来,宋某想判处陆春和15年有期徒刑,可当陆宝义得知后,他却翻脸了,对宋某说“15年坚决不行,必须判无期”。这个判决让宋某很为难,谁知陆宝义又拿出了30万,说“宋庭长,这钱你先收着,我再想想办法,我就不信100万元买不来陆春和的人头”,陆宝义又花费了近百万元,买通了检察院和法院的主要领导和办案人员,这些人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把陆春和判为无期徒刑。

  根据《刑法》的规定,无期徒刑、死刑和死刑缓期执行都需要经过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可是在案卷中,办案人员发现审判委员会的成员们压根不知道这件事,由此也看出陆宝义的“神通广大”。

  陆春和在牢狱里待了6年,写了50多封信上告,但这些信一部分被狱警扣押,只有一少部分被寄到了政法委,全国人大等处。

  陆宝义知道陆春和不断上告后,黑手伸入了监狱,他花了20多万元买通了监狱的狱警,准备直接“处理掉”陆春和。

  2006年,陆春和连续被转了三次监狱,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监狱来了三名司法干警,了解他的案情,原来公安部、最高检、最高法院多年来收到几百封群众的举报,将陆宝义案定为公安部2007年第2号除恶打黑暗案,由此成立301专案组,专门来解救陆春和,并侦破陆宝义案件。

  301专案组本着“不动用当地一兵一卒”的原则,于2006年3月悄悄进入安达市,以群众举报为线索,暗中进行了上百次调查,查明了该犯罪集团首领为陆家四兄弟以及旗下网罗的80多名骨干成员。

  2006年12月6日,在取得了大量证据之后,301专案组向省打黑办进行了专项的汇报,得到了六条指示:“态度要坚决、考虑要周全、组织要保障、办案要依法、供暖要保证、纪律要严格”。

  将陆氏犯罪集团一网打尽后,警方对骨干成员进行了封闭式审理,在最短时间内获得了大量取证调查结果。

  在看守所里,陆宝义对侦查员说“我不吸烟,不喝酒,不吸毒,没有纹身,我怎么可能是黑社会呢?”陆宝义小学毕业,在看守所苦练自己的名字,他说“我不能在法律文书上签字时忘记我的名字怎么写”。

  在法庭上,陆宝成不停地看着旁听庭审的女儿,转过头时泪水横流,而陆宝义则威风凛凛,看着法官神色嚣张,狱警在押送他时曾要求他低头,可他偏不,故意把头高高抬起,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当陆氏集团一名有立功表现的成员被轻判时,陆宝义还用威胁的眼神狠狠地盯着这个人,陆家四兄弟一如既往地狂妄,可他手下人却支撑不住,法庭上,他们中有的人吓得瘫倒在地,有的在法警的搀扶下勉强能站住,头号打手沈春生则在轮椅上瑟瑟发抖,据说他患上了“钾”缺乏疾病。

  最终,陆宝义和陆宝成被判处了死刑,而其他成员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至有期徒刑不等的刑罚,与其与牵连的另外80人也依法被处置。

  陆宝义童年不幸福,他将这种不幸带给了更多的家庭,让很多家庭流离失所,备受煎熬,他的生命并不足以弥补他带给别人的伤害。

热销推荐